栏目导航

挂牌玄机图

 

延伸阅读王中王心水论坛
发表时间:2019-11-21
2017-06-28         

  长征中川籍女红军8000巾帼一曲壮歌:妇女独立团有两三千人,为世界军事史上罕见

  编者按 “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。”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,在中国历史上写下波澜壮阔的一笔。四川,亦留下红军的足迹,播撒下革命的火种。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,为纪念这一历史壮举,本报从即日起推出大型系列访谈报道,从“长征·史”“长征·忆”“长征·魂”入手,抚今追昔,既钩沉史料,采撷长征史最新研究进展;又聚焦当下,展现巴山蜀水巨大变化。敬请关注。

  省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副主任王友平教授很欣慰,8月29日,由他主编的《长征中的川籍女红军》一书由相关部门和专家评审通过,预计将在9月底出版。

  这本书,揭开了红军长征史上鲜为人知的一面。1935年春,8000多名英姿飒爽的女红军跟随红四方面军西渡嘉陵江开始长征,其中除四五十名从鄂豫皖入川的女红军以外,其余的全是川籍女红军。她们中,有2500多人组成的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师(后改编为妇女独立团),是当时规模最大的一支“红色娘子军”。

  此外,妇女工兵营500余人,红四方面军总医院及各军医院女战士上千人,总政治部剧团及三个分团女战士及各军宣传队员近千人,也随红四方面军一起长征。她们为崇高理想而英勇奋战,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,绝大部分壮烈牺牲,对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  谈起组织策划出版《长征中的川籍女红军》的初衷,王友平感慨,川籍女红军占长征女红军的绝大多数,并具有独立军事建制,在长征中付出了巨大牺牲,为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,却长期鲜为人知,至今尚无一部全面系统反映长征川籍女红军的图书。“这本书就是家乡人民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为参加长征英勇奋战的巴蜀女性献上的一份薄礼。”

  然而,岁月久远,当年的女战士们在今人眼中已面目模糊,要完全搜集整理她们的英雄事迹相当困难。“没想到得到了众多川籍女红军后代的大力支持,一共搜集到120多位老红军的事迹,并有大量珍贵图片,附录还列有长征女红军战士1000余人的名单。”王友平说。

  、李伯钊之子杨绍明,谢觉哉、王定国之子谢亚旭,萧华、王新兰之子萧云等16位红军后代亲笔撰稿,还有董必武、何连芝之女董良翚,洪学智、张文之子女洪虎和洪炜,以及朱德元帅的外孙刘建等20余人无偿提供图片等宝贵资料并亲自审稿。

  据王友平介绍,书中所涉及的120多位川籍女红军的英勇事迹,绝大多数是首次集中披露。

  比如董必武夫人何连芝、洪学智夫人张文、何长工夫人尹清平、谭政夫人王长德等都是长征中的川籍女红军,这在以前鲜为人知。

  缘何长征中的川籍女红军最多?王友平告诉记者,她们绝大多数出身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的贫苦农民家庭,相当多数人是童养媳。当年红军打土豪、分田地、男女平等、婚姻自由的招兵宣传,得到了童养媳们的强烈响应。

  书中收录的120多名女红军,有可靠资料明确记载者,至少三分之一的是童养媳,如王长德、何连芝等;有的是佣人、丫鬟,如张文、刘天佑、伍兰英、苏力等;有的是乞讨儿童或孤儿,如林江、黄海云和万曼琳等。她们从小饱受贫穷之苦,当“穷人的队伍”红军到来时,立刻毫不犹豫地主动参加红军。

  长征女红军90%以上的是红四方面军中的川籍女红军,其中妇女独立团有两三千人。“这个妇女独立团有单独的军事建制,直接参战。”王友平说,“这在世界军事史上也是罕见的。”

  1935年,妇女独立团一部为前线运粮草,半夜途经通江县北面的鹰龙山时,突遇敌军。女红军陶淑良与曾广澜采取灵活机智的战术,指挥部队伏击敌人,一举将其歼灭,妇女独立团从此军威大振。

  红四方面军的女战士,不仅参与、配合主力部队执行作战任务,还承担了大量护理、运输物资、筹集粮款等后勤工作。

  王友平讲了一个故事。1935年,38808马会开奖结果,通江籍女红军梁金玉与另外11名女战士入编运输队,组成一个班参加长征,梁金玉担任女子运输班副班长。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女红军们露宿山野,大地为床天作盖,班长常玉琴坐在风口为大家抵挡刺骨寒风。第二天,她再也没能站起来。提及此事,至今健在的百岁老红军梁金玉眼含泪花:“在她冻僵的身上,我们看到的是坚定的革命理想和毫不动摇的革命信念。”长征结束后,这个12人的女子运输班只剩下3人。

  1936年11月,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,红四方面军一部奉命西渡黄河,组成西路军。妇女独立团整编为妇女抗日先锋团,共计1300人,其中绝大部分为四川人。悲壮的西征路上,她们最终在祁连山惨败,大部分女战士壮烈牺牲,一部分被俘,饱受凌辱。“她们临危不惧,血战到底,表现了巾帼英雄的气概。”王友平评价,“对幸存者而言,长征精神贯穿一生,是她们一生的精神动力。这也是值得我们传承和弘扬、自信和骄傲的红色文化。”

  杨金莲原名板登卓,藏族,金川县人。1935年5月,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西进岷江上游,创建松理茂赤区。杨金莲的丈夫唐洪山被推选为村苏维埃筹粮委员会委员,在筹粮时遭遇反动武装袭击,不幸牺牲。这时,她的大女儿姜秀英已参加红军,回家动员杨金莲、妹妹姜萍和两个兄弟分头为红军做藏语翻译,并带路。年届花甲的杨金莲从自己60年的遭遇、经历中深深领悟到“只有红军,才能解救穷苦番民”的真理,毫不犹豫地带领年方14岁的小女儿姜萍和两个儿子参加了红军,杨金莲一家人踏上新的人生之路。从长征到延安,红军战士们都一直叫她为“老妈妈”。到延安后,李富春的夫人蔡畅给她取了一个汉名“杨金莲”。

  万曼琳,1926年生于南江县的一个贫穷家庭。1933年,红四方面军部队转移离开南江,万曼琳一家遇难,只剩下她和哥哥相依为命。哥哥背着年仅7岁的她去参加红军,从此走上革命道路。1935年3月,万曼琳所在红四方面军奉命退出川陕革命根据地,只有8岁多的万曼琳作为炊事班的一名“红小鬼”,开始踏上长征之路。1936年6月,红二军和红四方面军30军在甘孜会师。万曼琳回忆,“战士们有的把帽子抛得很高,有的把衣服脱下往高处抛,大家还把我抱起来扔得老高……”甘孜会师后,万曼琳被派到康克清身边当勤务兵,同年,她又见证了红军三支主力在甘肃会宁的会师。

  王理诗,达县人,开国少将李中权的母亲。王理诗与丈夫李惠荣共生育了8个孩子,三子李中权1932年参加红军游击队。1933年,红军游击队一大队政委李中权率300多人打回家乡,成立苏维埃政权。李惠荣和王理诗带领李中权年幼的弟妹们积极参加农会。1935年,红四方面军撤出川陕苏区,王理诗决定全家9人参加红军,除李惠荣在长征前夕英勇牺牲外,这家人都参加了长征,是川籍女红军中参加长征人数最多的家庭。

  随红军长征时,王理诗已53岁。她以顽强的毅力,挪动着一双三寸金莲,带领幼小的儿女,跟随红军家属和根据地群众,从川东走到川西。

  1936年7月,红四方面军第三次过草地时,走到炉霍县附近大草地边,备受毒疮折磨的王理诗再也走不动了,她抓住儿子的手离开了人世,倒在了长征路上。王理诗全家有4人在长征途中先后牺牲。

  核心提示:1936年中国派出了一支两万五千人的部队渡过黄河,去中苏边界夺取共产国际供给的战略物资,这支部队在四个月的时间之后,就战败了,在当年被俘的西路军战士当中,遭遇最悲惨的是那些红军女战士,她们当年大多二十来岁,最小的只有十一二岁,最年长的也不过30出头,都经历过长征爬雪山,过草地,在被马步芳的部队俘虏之后,她们或被活埋,或被枪杀,或被强奸,或被买卖,只有极少数的女战士死里逃生,活了下来。

  陈晓楠:1936年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,为长达两年的长征,画上了句号,也就在这一年,中国派出了一支两万五千人的部队渡过黄河,去中苏边界夺取共产国际供给的战略物资,然而由于指挥作战指令的变化游离,西北军阀马家军的强力围剿,还有历史时期不巧合等等综合的因素,这支部队在四个月的时间之后,就战败了,今天距离当年西路军,兵败西北已经过去了70多年,在当年被俘的西路军战士当中,遭遇最悲惨的是那些红军女战士,她们当年大多二十来岁,最小的只有十一二岁,最年长的也不过30出头,都经历过长征爬雪山,过草地,在被马步芳的部队俘虏之后,她们或被活埋,或被枪杀,或被强奸,或被买卖,只有极少数的女战士死里逃生,活了下来,历经坎坷,也是命运多舛,是西路军女战士的群体写照。

  解说:初冬的兰州山静水动,一座独特而美丽的黄河之城,我们随摄制组到达兰州,寻访这个被称之为“西路军女战士”的群体,时过境迁,她们的故事常常成为家人口中,不愿再被提及的隐痛。

  今天依然健在的女战士,都已年过九旬,与她们安享晚年不同,她们的大多数西路军战友,到已埋骨西北荒原,即便是存活下来的人,也在余下的人生中,历经生活的几重磨难。

  在兰州市区,一处僻静的住宅楼里,居住着98岁高龄的刘汉润老人,她是甘肃省现今健在的两位西路军女战士之一。

  老人虽然耳朵不怎么灵敏,但是思维非常清晰,平日里她最大的爱好,就是看些战争片,读些与红军有关的书。

  1932年秋,身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副主席的张国焘,带领红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苏区后进入川北,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,他们在长征的道路上,寻找自己的落脚点,红四方面军翻过秦岭,越过冰雪封山的巴山险道,进入川北地区,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,在当地有大批妇女在这一时期,投入了革命,其中就包括15岁的刘汉润,刘汉润祖籍四川通江,生于1917年。

  刘汉润(西路军女战士):红军刚来的时候我们都害怕,反动派造他的谣,他说红军包的红帕帕,红军杀人了,怪害怕的,都害怕,从窗户里跑了,以后红军到这个地方给我们讲,宣传,红军是救穷人的,红军跟穷人一样,跟我们一样都是穷人出身,我们打土豪,分田地,叫穷人过好日子。

  解说:老人至今还记得,15岁的她是如何骗过父亲,最终跟随红军部队离开故乡的,当年红军打土豪,分田地的招兵宣传,得到了四川童养媳们的强烈相应,她们以最朴质的理由,走到了红军的队伍中来。

  刘汉润:头也脏,头有一点点头发,我说你赶紧,把我这点头发给剪掉,当时把剪子把我头发剪掉,那天就招了20多个女红军,红军那个时候宣传,解放以后有什么好处嘛,我们那时候,用现在的话讲,根本不知道,现在就说肚子也能吃饱,身上也能穿暖,还不受人打不受骂。

  解说:在北京市一处小区里,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慕名拜访王定国老人,老人家的外门从不上锁,保持着她们那个年代的待客之道。

  今年103岁的王定国老人,作为建在的西路军女战士之一,脸上至今还流露着老红军特有的坚毅表情。

  解说:1913年,王定国老人出生在四川营山县的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其时川北正流行着一句俗语,要吃巴山饭,婆娘打前站,说的是当时在四川,所有繁重劳动都由妇女承担的现状。

  军阀田颂尧强迫农民种植鸦片,大部分男人吸毒成瘾,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,村里年幼的孩子,被迫做起了童养媳,因此当高喊废除“废除苛捐杂税”和“禁烟”口号的红军出现在川北时,迅速得到了妇女们的广泛拥护,1933年10月,红四方面军解放了王定国的家乡四川营山县,在同村李家做童养媳的王定国,发动各家各户的女孩子,参加了这支部队。

  解说:1933年3月,红四方面军在四川省通江县,组建了“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营”,到1935年初,又在妇女独立营的基础上,建立了红军历史上,建制最大的妇女武装,四方面君妇女独立师。王定国从四川带出的,400多名女孩子,大部分都加入了这支队伍,女战士们化整为零,组成看护队、慰问队、洗衣队、运输队和担架队,男人在前方打仗,她们在后方洗衣送饭,站岗放哨。牟炳贞正是在这个时候参加了妇女队伍,时年11岁。由于年龄下,她被分配到红四方面军的总医院里做看护。

  牟炳贞(西路军女战士):那时候我们麻药也没有,什么都没有,疼也没有办法,没有麻药。

  王家源(西路军女战士牟炳贞之子):主要工作是护士,实际上站岗放哨走参加,她跟我们说,她刚参军的时候,晚上夜间站岗,害怕一个人。四川树和竹子多,风一刮以后真有点儿害怕。完了以后就给她们教一些,基本的一些救护方法。

  解说:在川陕苏区,妇女独立团跟随红四方面军突围征战,1936年10月10日,● 科学家发现一种未知新细菌会引起重症肌无力w,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,妇女独立团再次改建,更名为妇女抗日先锋团,由一方面军的妇女骨干王泉媛任团长,吴富莲任政委,全团缩编至1300人,准备随红四方面军主力,西渡黄河作战。

  董汉河(西路军历史研究专家) :这1300人是会宁会师期间,体检合格的人。知道到那边去生活,战斗是很残酷很激烈的,所以就不是所有的女的都去了,身体不好的没让去,所以这个去的人也都能打仗。都是西路军妇女团的。

  解说:正是这支妇女武装,最终沿着冰冷多丝绸古道孤军奋战,等待她们的是流血裂冰,但进弹尽粮绝的覆灭。家住兰州的刘汉润老人,如今已经五世同堂,孩子们都是听奶奶讲红军的故事长大的,老人一生省吃俭用,唯一一次提出的要是,就是让孩子们给她做了一套红军制服。也只是在接待客人的时候,老人才舍得穿上这套灰色的粗布衣。

  当我们问起70多年前的往事,老人抚摸着军帽上的红五星,泪水涟涟。1936年10月,向二四方面军发去电报,提出“向西打”的战略纲领,夺取势力较弱的宁夏,打通蒙古,取得苏联共产国际的援助,这支向西挺进的部队,后来被称为“西路军”,其中就包括妇女抗日先锋团的1300多名女战士,她们同男兵一样,留短发打绑带,背长枪、冲锋陷阵。

  刘汉润: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以下的,来参加军队的都是十七八的,十五六的、十三四的,陈淑珍十二岁参加红军的,我是十六岁1933年我十六,那个时候参加红军的就在二十左右,最大的二十一二嘛。我们有一个《调兵歌》,我给你唱一下,姐在呀、房中呀、闷沉沉,耳听门外在调兵,在呀么在调兵呀,你三师呀,三团呀你不调,专要调我的铁五营,铁呀么铁五营,我因年大不过十七八,年小不过十六春,怎么去打仗啊,怎么去打仗啊。

  解说:照片上的老人名叫王泉媛,是中央红军里仅有的30名女将之一,当年正是她带领着1300名女战士西渡黄河,配合西路军总部作战,作为最早强渡黄河的一员,牟炳贞乙烯记得当时的情景。

  牟炳贞:过黄河的时间,船少得很,我们的人多得很,也有搭的浮桥,庞上棒棒子就那么过的,多半晚上过,为啥白天敌人的飞机丢炸弹,多半晚上过来的。

  解说:当时对面驻扎着西北军阀马步芳一个师的兵力,对外称“抗日防御部队”,师部设在黄河边上的小城武威,王中王心水论坛,由马步芳的弟弟马步青坐镇指挥,在红军西渡黄河的同时,马步青派出飞机大炮,对折红军狂轰乱炸,白天渡河伤亡惨重,夜间渡河损失不小,一时间黄河天健挡住了红军的西进之路。

  刘汉润:我们就准备这么过,过不来,后来我们就发动群众,把苞谷、高粱秆做成草人,做成草人把自己的帽子戴上,一个人头上一根支蜡(烛),晚上扮成草人,就从黄河水旁这么放下去。

  牛海明(西路军女战士刘汉润之女):放到黄河里漂下去了对面的敌人看到说红军走了,坐着黄河的筏子下了,走掉了。他们就追,敌人追草人的时候,他们趁着这个机会,强渡黄河去了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挂牌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室| 04428.com| 港龙神算网| www.shima999.com| 本港台开奖现场结果| www.633889.com| 小鱼儿玄机2站| 香港赛马贴士指数| 4952马会资料|